丽水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化工机械厂家

RFID角力与中国市场中

时间:2022-04-28 来源网站:丽水化工机械网

RFID角力与中国市场(中)

据市场调研公司 Allied Business World 的报告:2002 年,全球 RFID 市场规模是 11 亿美元,其中日本占 1.8 亿美元,美国占 6 亿美元。2005 年全球 RFID 市场规模达 30 亿美元,预计 2010年将达 70 亿美元,平均增长率为 26%信息产业部科技司十进制网络标准工作组组长、上海通用化工技术研究所所长谢建平说:“在中国 RFID 标准问题上,我是主战派;采用中国自己的‘芯’,在原有的编码标准上进行改良,从而实现从编码到通信协议再到中央数据库一系列核心标准。尽管 EPC 在欧美推广了几年,系统技术比较成熟,而且有一套成熟的商业运营模式,但弊端也十分明显。一方面,如果我国物流产业采用美国 EPC 的识别体系和技术规范后,一定会采用美国的服务器等相关设施,我国与美国信息管理系统的互联互通不可避免,那么我国企业的商品信息,包括产品产量、进货及销货渠道、生产成本等对美国 EPC Global 而言已无密可保。另一方面,一旦采用 EPC 标准,物流业所有电子标签数百亿美元产业最核心、最关键部分(指编码规则、传输协议、中央数据库等)的游戏规则,只能跟随 EPC 全球中心来制定,我国物流业的发展战略也只能依附于 EPC 系统。”2005 年,谢建平所领导的工作小组提交了《DPC 与商联网白皮书》,在我国原有 NPC 编码体系的基础上提出了一套中国 RFID 标准方案。DPC 由 D-NPC 与 D-EPC 两部分组成。D-NPC 解决的就是以前NPC 所遗留下来的历史编码问题,还实现了一维条码、二维上网。“一维条码、二维条码上网解决了条码与 RFID 的过渡问题,当 RFID 因为信号干扰而无法工作的时候,条码就能顶上来,发挥 RFID 的作用,RFID 与条码的配合就能实现 RFID 整个系统的有效运转。而 EPC 标准中,一维条码和二维条码是不能实现上网的。”

“EPC 的物联网概念是不与电子商务和电子政务相连的,而在我国,物联网与电子政务与电子商务都有着密切联系,EPC 显然不合中国国情。”D-EPC 解决的问题就是实现物联网与电子政务、电子商务相联,构成“商联网”,同时与 EPC 并行,能兼容 EPC。“就像我们打长途电话要加区号一样,在编码前加上区号,D-EPC 很容易就能与全球兼容。”国内在 RFID 研究方面才刚刚起步,要制定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 RFID 标准体系可能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完成。据了解,国外已经申请了 6000 多项与 RFID 相关的专利,而国内与 RFID 相关的专利还寥寥无几。市场未必允许中国再花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研究 RFID 相关技术。

国家标准化管理局和信息产业部电子工业标准化研究所是“主和派”的代表,主张采用参照或引用某种国际标准并作相应的本地化修改的方式来制定中国的国家标准;不过国家标准化管理局更倾向于以 FPC 为“芯”,而信息产业部电子工业标准化研究所则更青睐 ISO。王立建说,在充分照顾我国国情和利用我国优势的战略考虑下,采用参照或引用 ISO 等国际标准并作相应的本地化修改的方式来制定中国的国家标准,以避免引起知识产权争议,掌握国家在电子标签领域发展的主动权;同时更多地参照日本独立自主、充分发挥本国优势的做法,利用中国是制度业大国、手机和有线电线网络优势,促进供应链效率、增强制造业竞争力的同时,推动开发电子标签在现代服务业方面的应用,发展中国式的泛在网络服务。

中国物品编码中心(ANCC)是 EPCglobal 在中国的代表,负责中国境内 EPC 的注册、管理和业务推广。2003 年 12 月 23 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会同科技部在北京正式确认了“物联网”、EPC 等概念,将 EPC 技术纳入标准化、规范化管理,并决定有关 EPC 标准由全国物流信息管理标准化委员会统筹组织和协调,积极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并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研究制定本土化 EPC 应用标准。EPCglobal 中国的主要职责是负责 EPC 产品电子代码的注册管理,修订 EPC相关国家标准及技术规范,建立我国 EPC 标准体系。”中国物品编码中心常务副主任、EPCglobalCbi-naCEO 张成海说。据了解,目前 EPCglobal China 已完成了 EPC 标准体系研究,完成 EPC系统术语标准、EPC 代码结构标准的草稿等。

相对于“主战派”和“主和派”,“收购派”的方法则简单得多,北京实华开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出了中国 RFID 标准的一条非常规发展道路──海外收购。把五大 RFID 标准组织划分为“三个世界”:“第一世界”是以 EPCglobal 为头号超级大国的跨国公司;“第二世界”AIM、 ISO、UID 则以发达国家日本、欧美为主;“第三世界”IP-X 以非洲、大洋洲、亚洲第三世界为主。中国应该鼓励企业以收购或合营的方式完成对 IP-X 标准的知识产权国产化,而无须再花十年耗资百亿元在知识产权与标准方面从零做起。

此外,科技部和信息产业部也在积极参与 RFID 标准的研究、制定。据了解,科技部正在组织相关专家制定《RFID 技术白皮书》,用于从宏观上指导我国 RFID 技术研发路线和产业化推进方向,目前已完成初稿,即将提交相关部门讨论;同时,科技部在“863 计划”中安排资金对 RFID进行专项研究。为了推进建立中国的 RED 标准体系,近日信息产业部组建了中国信息产业商会射频识别与电子标签应用分会,目前正在向民政部申请等级注册;同时,还在筹建“射频标识(RFID)技术标准工作组”,凡关心射频标识(RFID)标准化工作的国内产、学、研、用企事业单位等,均可申请成为工作组成员。

中国市场潜力

国际 RFID 标准组织显然看中明天的中国 RFID 市场。国内专家算过这样一笔账:按照 EPC现在每个电子标签号码即域名每年收 5000 元至 40000 元计算,中国现有近 6000 万户大小企事业和个体业主和具有商业行为的自然人,按平均每年收 10.000 元,这些国际组织的代理商每年将会收取 6000 亿元!更重要的是,中国作为世界的制造业中心,也是最大的消费国之一,毫无疑问将成为 RFID 技术应用的大国。RED 中国国家标准的制定,将最终影响着在全球销售的中国产品在生产、物流配送、仓储、零售、消费者、废置整个生命周期内的活动。

ISO/IEC(国际标准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主席 Craig K. Harmon 说:“今天沃尔玛 70%的商品都是在中国制造的,中国对于沃尔玛来说太重要了。中国对于很多公司来说都十分重要,所以我们必须和中国合作,在标准、监管方面相互兼容,相互配合。”

在中国,未来三到五年,每年至少需要 30 亿个以上 RFID 标签,其中,电子消费品将需求8300 万个标签,香烟产品将需要 8 亿个标签,酒类产品需要 1.3 亿个,IT 产品大概需要 13 亿个-14 亿个。而以上这些数字仅仅涉及商业流通领域的部分产品,如果再考虑到其他领域,如现代服务业、生产制造、邮政,医药卫生、军事等,数字将更加惊人。毫不夸张地说,谁成为中国接受的 RFID 标准,谁就将成为世界的 RFID 标准。

叫好不叫座

与 RFID 标准组织的“头头儿”对中国市场的热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用户对 RFID 始终保持谨慎的乐观。目前,国内只有极少数单位在试点应用 RFID,如上汽集团将 RFID 应用于汽车制造质量管理中,中国邮政利用 RFID 分拣邮包,军队在车牌中用 RFID 打击“冒牌车”等。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曾经在某制衣厂试点应用 RFID。在制衣生产线物料配送系统中采用射频技术后,大大减轻了主控计算机在整个系统调度中的工作量,解决了原来一条生产线不能同时生产多种款式产品的问题,也提高了生产工艺流程的可靠性。一个现状是,所有用户无一例外的在闭环中试点应用 RFID。因为 860-960MHz 频段无线电管委会还未开放,更重要的是,由于国家尚未颁布 RFID 标准,上下游企业间难以信息共享而且将冒设备不符合规定的风险,因而多数企业不愿意贸然推广 RFID。

“很难说,RFID 会在什么时候实现在大规模商业物流方面的应用。”中国物品编码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自动识别技术协会副理事长张成海表示,EPC 技术的载体采用了 RFID 技术的超高频产品,但 RFID 超高频应用在频谱还没有确定;另一方面,许多标准化的工作没做,包括基础标准化的工作,同时,相关产业链还没有形成,EPC 和 RFID 用于商业物流方面的成本还很高。频谱未划分、标准待确立和产业基础薄弱,这三大因素约束着 RFID 大规模应用。2005 年初,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对 RFID 应用计划的调整所带来的社会效应,并不能对中国国内的 EPC 和RFID 应用市场带来很大的影响,EPC(产品电子代码)和 RFID(射频识别技术)在 2005 年难以在商业物流供应链环节取得大规模应用的突破。资料显示,目前中国条形码市场规模以每年 35%的速度增长,但 EPC 在其中所占比例不到 1%,才刚刚起步。

张成海认为,只有当这些基础性问题都得以解决之后,EPC 和 RFID 的应用才可能快速发展起来,出现雪崩式成长。中国相关产业链不够成熟,参与者少,缺乏产业应用刺激与推动正在成为约束 RFID 相关标准确立的一大障碍。“制定国家标准而没有产业基础是很难完成的。”中国物流编码中心秘书长谢颖表示。据了解,与条形码技术相比,RFID 技术还未形成成熟的产业链。

目前中国只有 5 家制造商研究读写器,5 家制造商在做封装,2 家芯片厂商在做芯片的研发,整个产业链上的制造商远不够成熟。

标准之痛

标准是技术的核心制高点,可我们却不得不面对诸多残酷的现实,从 VCD、DVD 到 EVD,再从数字电视到 3G,被“外强”的标准“勒脖子”成了中国人的“心痛”。RED 在中国应用尚未热,标准之争却已狼烟四起,国外标准凯觎已久,国内派系也争得不亦乐乎。交通部科学研究所交通物流研究中心主任魏凤说:“尽管 EPC global China 反复强调要建立符合中国自己的标准,却无法忽视专利壁垒。目前 EPC 标准国际上己经有 6000 多项专利,尽管标准不收费,但是这 6000多项专利是要收钱的,要想完全规避这些专利而在此标准下形成我国自有的专利还是不太现实。”DPC 拥有完完全全的“中国芯”,看似“天衣无缝”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小雾镜散粉

小黑镜唇釉

珂拉琪